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季草原的博客

一壶清茶悠然香, 点点感悟上心头

 
 
 

日志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2017-02-21 11:14:45|  分类: 军事专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

 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一、你是否相信我已化作 山脉

       牺牲与奉献终将被铭记,信念与忠诚终将被延续。年轻的我们,除了仰视这座镌刻着累累战功、熔铸了鲜血与忠魂的老山,还将誓用生命去守护它……

  云雾缠绕着莽莽青山,层林浸透血染的风采。又是木棉花开时。在老山与八里河东山之间的峡谷里,漫山遍野的木棉花,染红了座座忠魂留存的青山。
  山下,一群游客正极目远眺:苍穹辽阔的群山,就像一位头戴钢盔的战士和美丽的姑娘相互依偎,横亘着大地的脊梁!
  恬静安详的画面,令人难以想起战火与硝烟。然而,20多年前的岁月并未远去。经历过那场战争的人,抑或生活在和平中并享受和平带来的一切的人们,都不可能淡忘那段岁月……

       这是一段关于此山的描述:从南往下似战士坚毅的“脸庞”;山崖上几株伸展枝丫的小树如战士浓浓的“睫毛”;“下颌”处略高的部位就像“钢盔”的带扣;“下颌”与高地间的山谷,宛若战士的“颈部”;往南走的高地主峰,就是战士的“前胸”;突兀的山势,正如挂在战士胸前的弹匣和双手紧握的钢枪;再往下,即是“腰身”;而背后的山脉,就像一位美丽的姑娘,一头秀发拂过钢枪,享受着和平的阳光晨曦……
      如果来到老山,你便知道,上述文字没有任何牵强附会、刻意描述的地方。不必惊讶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其实先烈们早已用生命作以告白:“也许我长眠再不能醒来,你是否相信我化作了山脉……”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二、收复老山,几百烈士是这样安葬的      

讲述|雷洪久   整理|田戈

麻栗坡烈士陵园安葬着960位烈士的遗体,他们分别来自全国 20个省市自治区,其中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牺牲91人,1981年收复扣林山作战牺牲123人,其他执行作战任务牺牲77人,1984年后收复老山作战牺牲669人(包括少量轮战部队烈士),平均年龄仅21.9岁。就是这些年轻的生命,用鲜血捍卫了祖国的尊严。

NO.1:军地联合负责烈士安葬

1984年收复老山作战期间,我是主战40师的组织科干事,是老山作战伤员烈士工作的参与者,虽然收复老山作战已过去了30余年,但当年安葬烈士的场景仍然历历在目,追忆那段充满战火硝烟的岁月,使我更加怀念在那场战争中英勇牺牲的烈士们,更加惦念当年出生入死的战友们,更加珍惜战友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和平环境。时至今日,当年参与麻栗坡烈士陵园建设和烈士安葬工作的情景仍然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

我们按照14军、40师老山作战伤员烈士工作领导小组的指示,由40师司、政、后三大机关派出人员和师教导大队全体官兵组建的老山作战烈士工作组一行50人,于1984年3月16日进驻麻栗坡,与麻栗坡县委、政府派出人员一道组织、协调烈士陵园建设和烈士安葬工作。

NO.2:近百木工加工烈士棺木

3月18日,军地协调小组、场地规划组、烈士登记组、清洗整容组、墓坑施工组、棺木加工组、后勤保障组等烈士工作的相关机构正式成立。

按照40师前指的要求,务必于4月2日前完成50口棺木的加工任务,但当时仅有8名木工技术员,仅7天时间不可能完成50口棺木的加工任务。这时,军地协调组及时召开会议,研究具体措施和办法,与会的麻栗坡姚副县长提出动员全县有木工技术的人员,于3月26日到县城棺木加工地集中。经过县乡两级政府的组织动员,3月26日晚,85名来自全县各地的木工技术人员全部到达指定地点,连夜就开始展开工作,全体木工技术人员抱着对革命烈士的崇敬心情,不分昼晚加班加点、不辞劳苦,于4月2日前圆满完成了50口棺木的加工任务。加工棺木所需木材完全由文山州支前办负责调运至麻栗坡。

 NO.3:戴三四层口罩臭味仍刺鼻

烈士登记工作是一项非常细致、必须认真对待的工作。各团后送至陵园的烈士,交给登记组后,登记组要严格按照交接程序办理交接手续。工作人员对每个烈士的姓名、籍贯、部别、职务、民族、出生年月、入伍时间(战前每个参战人员都填有上述内容的信息卡,并用塑料密封套在裤带上),同时还要登记每个烈士是在多少号高地牺牲,是什么武器所致,伤口在什么部位等信息,还负责烈士遗物的清理、登记、打包保管、战后移交给各部队等工作。

清洗理容工作是将每位烈士的遗体冲洗干净、理发、整容、换装。对伤口还要用纱布、药棉进行包扎处理。尤其是在4月28日至5月3日,进攻作战中牺牲的烈士就有249人,都集中在4月30日至5月3日送到烈士陵园来,由于牺牲的烈士多,天气炎热,大部分烈士遗体开始腐烂,有的烈士遗体已高度腐烂,眼、耳、口、鼻及伤口部位爬满蛆虫,这么多烈士遗体只能摆放在陵园后面的松树林里,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腐臭味,绿头苍蝇满山乱飞,尽管每位工作人员都佩戴三四层口罩,但腐臭味仍然很刺鼻,很多同志出现呕吐、头晕、心慌和根本吃不下饭的情况。面对这一严峻的情况,只能采购来大量敌敌畏,用喷洒农药的喷雾器喷洒灭蝇虫后,再洒上大量的香水,以减轻空气中腐臭味的浓度。

NO.4:500地方“援兵”连夜挖墓坑

陵园里的清洗场地不足,就将烈士遗体放在担架上,每三人一组抬到陵园下面的河里进行冲洗,但墓坑开挖进度缓慢又成了影响烈士遗体安葬的一大问题,由于陵园时的土质较硬,3个人开挖一个墓坑需要5至6个小时,加之当时开挖墓坑的人员只有15人,按照这样的进度15天都不能安葬完已送到陵园的烈士遗体,更何况每天都还不断有烈士的遗体送进来,此时部队已从进攻转为防御,敌人不断反扑,很难抽调人员来增援安葬烈士的工作。

麻栗坡县委、政府得知这一情况后,马上于5月1日组织县师范学校的200余名师生,连夜赶到陵园突击开挖墓坑,5月2日、3日又动员县直机关、社会团体300多人赶到增援。经过3天3夜的突击,送到陵园的烈士遗体才基本安葬完毕。安葬组将换好装的烈士遗体放进棺木下葬后,在还没有立碑的烈士墓土堆前插上标牌,编好序号,为战后砌墓立碑提供依据。尽管陵园工作组的同志大都参加过79年的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他们大都有处理过身边牺牲战友的经历,但都没有见过一次处理这么烈士遗体的。从4月28日至5月4日这7天时间里,每位同志每天的工作时间都在20个小时左右。

如今,麻栗坡烈士陵园是中越战争以来安葬烈士最集中、规模最大、建设水平最高、全国各地前来悼念烈士最频繁的烈士陵园之一,这座充满华夏正气的烈士陵园,使这座叫磨山的普通山脉变成了群英荟萃的英雄之山;南疆的红木棉,见证了一代英烈的荣誉与尊严,这一座座无言的墓碑,犹如整齐列队的将士,手握钢枪的哨兵,依然驻守着祖国的南国边陲。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三、青山有幸埋忠骨,航拍麻栗坡烈士陵园

“青山有幸埋忠骨”,在雪松、龙柏、撒金柏掩映下的磨山坡上,一排排烈士墓碑整齐排列。在群山环抱下,远远望去,一座座墓碑就像一个个身穿戎装整装待发的战士,在这里集合待命。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四、老山防御,轮战部队烈士遗体去了哪里?

     讲述|韩亚清  整理|田戈

  1984年老山地区收复和防御作战至今已经过去了30多个年头。无论当年参战的军人、军工和支前民兵民工,还是当时的群众,对此记忆都在逐渐淡忘,有不少当事人或家属则不堪回首……

  对于这场残酷的区域性战事,战后多年来,无论是电影、电视还是报刊文学都很少有报道,使其中一些史实至今鲜为人知。当时,我是南京军区11师政治部组织干事,因工作需要受命担任烈士火化组组长,负责了这段人们既关心又不便涉足的内部性工作。19856月,我部完成轮战任务撤出战区后,昆明军区《国防战士报》和《解放军报》记者把烈士善后工作作为整个战事的重要组成部分,曾先后采访过我,但不知何故没有下文。后来,我特别注意到网上的报道,看到不少文字、画册中也没有见到这方面内容,甚至在我部的对外宣传中也难以看到这方面的东西。烈士工作,是军史的一部分,今天我将我经历的这段史实讲述出来,否则,将对不起历史。

NO.1:烈士遗体就地火化送回原籍

  我当时的“阵地”是位于新街前指附近的火化场,我的战绩难以表述,不知形其大,还是形其小?

  在云南砚山县进行了三个多月的临战训练后,我接到了师政治部关于迅速组建师战地烈士工作组的命令。当时,我刚从侦察连蹲点回来,是师政治部副主任袁西有给我谈的话,之后组织科长关继南又具体交待了任务。记得那天晚上,伸手不见五指,我一人徘徊在砚山炮团的操场上。夜幕中,仿佛看到几个战士抬着一个血肉糢糊的烈士向我走来,我不知所措,紧张中又看到后边跟上来的部队首长和烈士亲属,当时我紧张极了,不知道明天我将面临着什么?我又会以什么结果汇报给大家。心中无底,忐忑不安。

  组建工作机构很快就成立了。根据当时情况,我们按原计划设置了整容组、棺木组、掩埋组、登记组、行政组和后勤组,后来因改为火葬而简化,从师宣传科、干部科各挑选1名同志,师教导队挑选6名干部、12名战士,组成了由21名干部战士组成的师战地烈士火化组,由我担任组长,宣传科1968年入伍的老干事邱忠荣同志任临时党支部书记,并组成了两个党小组、一个团小组。

  119日,我随李继松政委、袁西有副主任带队的对口学习组,到正在一线作战的11军观摩学习,在设在曼棍洞的师指挥所里,我从32师组织科杨科长那里了解了一些烈士工作的处理程序、内容、方法及注意事项,在心中有了一些大致的概念。

  1128日晚上,师政治部主任高武生召集火化组全体人员进行了战前动员。29日,火化组全体同志由砚山分乘两辆卡车于上午9点出发,11点多到达我们的“阵地”——西畴县兴街火化场。当时因条件不完善,在当地政府的安排下,我们分住在三户老百姓家里。

  我们部队是129日全面接管前沿和阵地的。在战斗准备的这段间隙,我组织大家先后学习了军委、军区的有关文件和军师两级关于烈士工作的有关会议精神,用一上午的时间对全体人员再次进行动员,并让大家深入进行讨论,针对各自岗位表示了决心、制定了措施。

  当时袁副主任对我们说起一件鲜为人知的事情:初到砚山时,昆明军区对轮战部队的烈士遗体处理并没有过细的要求,烈士遗体就地安葬在麻栗坡烈士陵园里,之后为什么要将烈士就地火化并将骨灰带回原藉,是缘于未上阵地前,负责联系地方工作的袁副主任与时任麻栗坡县县长杨兴跃在烈士陵园内的一次特殊对话。

  那时我军收复老山不久,大批烈士刚刚安葬,烈士亲属闻讯从四面八方蜂涌而至,致使当地政府在接待方面不堪重负。杨县长如实表示了自己的忧虑,细心的袁副主任将这一情况在师党委会作了报告,提出宜将本部烈士遗体火化带回的建议,得到了党委一班人的一致赞同,后经逐级上报获得批准,火速设立了火化场,然后由参战部队将烈士骨灰带回原籍安葬,以减轻烈士亲属往返祭奠和当地政府的接待负担。此后,各大军区的轮战部队都是这样处理牺牲烈士的遗体。

       NO.2:这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

  火化场的工作虽然没有枪炮声,但却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它的影响力不是局部的,在某种程度上甚至还超越战场本身。

  鉴于战地火化烈士遗体是1979年自卫反击战开始以来的第一次,也是我国有史以来首次规模性的火化。而第一次的尝试又不能出任何问题,因此意想不到的困难会很多。所以军指挥所1111日专门召开战场烈士工作会议。军长、政委作了具体指示:一是要求选拔责任心强,对烈士有感情,平时表现好、工作能力强的同志担负此项工作;二是工作不准出漏洞,不准留后遗症,不能因我们的点滴疏忽,影响到干部战士的作战情绪。无论军事会议还是政治会议,师里也是逢会必讲。

  烈士工作是战时政治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做好了可以极大地激发干部战士的爱国热情,调动他们同越寇浴血奋战的积极性,并能更好地安慰烈士的亲属,否则,战场上的负面影响将是非常可怕的,其损失也是难以估量的。因此,我们要时时想着在前线作战的战友们,处处掂量着自己肩上的责任和重托,不辜负上级党委首长及参战的每一个战友对我们的期望。

  根据上级关于“烈士遗体不得留置异国”的要求,所有遗体必须运回火化。我们的一线部队在抢运烈士遗体的时候有时是要付出相当代价,后来我听老指导员孙晓军讲,他们连奉命抢烈士,冒着炮火抢了一晚上,战士累得爬不起来,天亮一看,一多半是越军的尸体,大家懊恼坏了。实战中还出现过伤亡三四人抢运一位烈士遗体的壮烈场面。对于冒着生命危险才运送到我们手中的烈士,我们怎么办?师首长要求我们:

  一是当天接收,当天火化,无特殊情况不准过夜;

  二是整容中,能缝合的伤口必须缝合,能拍照的尽量拍照。做到无血迹、无泥土、无未缝合和未包扎好的伤口;四肢不全的要用仿品代替;该穿的衣物必须完整。每整容一名烈士,队里的干部无特殊情况都要到场并进行检查验收。务必做到“领导检查不检查一个样,护送人员在场不在场一个样”。

  负责火化人员要对烈士遗体轻抬、轻放、慢输送;火化后要一人一清炉,务必骨灰完整。工作中要严肃认真,坚决杜绝戏笑、打闹和开玩笑行为。如有家属来队,一定要热情接待。

  通过一段时间的工作,大家的认识有明显变化:一是一直闹着要同战友一起到一线真刀真枪立战功的,安下了心,认识到自己岗位的重要性;二是比起一线官兵的危险性、艰苦性,我们没理由搞不好。

       NO.3:火化全师参战后的第一位烈士

  1984129日中午时分,我们接收到全师参战后的第一位烈士——师炮团二营四连战士杨献龙,他是1291130分在猫猫跳阵地炮射中牺牲的,主要是头部受伤。按照预定方案,我们与炮团转运组办完交接后,即将杨献龙烈士抬到工作台上,面对护送的官兵和火化组年轻的战士们,为防止怯场乱阵脚,我和教导队樊铁焕队长商量了一下,决定此次整容全部由干部操作,战士一律在一边观摩。

  我们首先对烈士身体进行清洗,军医李天国和卫生员畅新乐对头部整容。杨献龙同志是刚从教导队出去不久的学员,大家都比较熟悉他,然而在近距离面对老战友被凝血覆盖的伤口和不愿闭合的双眼,大家都哭了。我协助军医对伤口进行了清理和鏠合,看着李军医颤抖的双手和满脸的泪水,我也泣不成声。给烈士洗过脸后,又将他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然后涂上胭脂。给他穿上一套从内衣衬衣衬裤到绒衣棉衣外罩;从腰带帽子到领章帽徽制式军服穿毕后,邱干事从正面、侧面、全身、头部四个方向进行了拍照。这时再看小杨已似安祥入睡的神态,我们才松了一口气。

  最后我们和护送的官兵一起为小杨举行了一个简单而又庄重的告别仪式,就送他上路了。因柴油炉子是第一次使用比较凉,火化时共用了两个多小时,然后由我将骨灰装入一个红色丝绸袋,由于当时购买的大理石骨灰盒尚未运到,只有先附上标签入库保存起来。

  这就是火化组的第一次工作。天黑了,大家基本都没吃饭,房东老乡也来相劝,但同志们根本没有食欲。因条件所限,邱干事蹲到牛棚去冲洗照片了,我则和樊队长去查铺,早已过十二点了,但大家都没有睡意。本来都是些年轻战士,还带着童心的幼稚,让他们过早地面对,确实也是一种残忍。他们能安睡吗?这才仅仅是刚开始,以后呢?

       NO.4:烈士火化工作见证战争的残酷

  1985年的“1.15”战役是继1979217日对越自卫反击战正式开始和广西战场收复法卡山战斗、1984年“4.28”老山收复战之后第四次大的战役,它以歼敌1200余人我亡104人的战绩载入我军史册。然而,战争是残酷的,任何外交性的辞令,都无法改变它残酷性的一面。这里仅从烈士火化工作中列举点滴便可见一斑。

  那天下午六时左右,几辆挂着红十字旗的军车带着战场的硝烟伴着一路尘土来到火化场。29位烈士的遗体摆满了火化间前的一片空地。这些尚未清洗换装的烈士,大部分血肉模糊、肢体不全,令人不寒而栗。

  办完交接手续后,两人一组,每组清洗三个烈士,我加入了整容组。首先,剪掉烈士血衣,清理遗物和子弹带;二是遗体清洗干净后,完善肢体和缝合伤口;三是由军医和卫生员组成的整容组进行整容化妆;四是穿衣拍照;五是白布裹身实施火化。清洗时,全部用温水洗身,上下肢不全的,用稻草裹布代替,没头的用药棉整形外戴口罩。记得那天,我和卫生员处理两位烈士,一个是肚子破裂内脏外露,我协助卫生员将内脏摁进肚中,并进行缝合;第二个更惨,整个脸部被炮火扯掉,只剩下眼鼻口五个黑洞,在血肉中找到和下额仅连半寸且布满黄土的脸皮,我们将其覆盖原位后,洗去泥巴,用胶布贴好,再刮去半寸来长的胡须……一切都在如泉涌般的泪水中进行。

  在清洗整容过程中,有不少烈士的手臂拉不开,牺牲后仍然是一副操枪射击的姿势,给其穿衣时,怕弄断骨头,只得把衣袖剪开放置胳膊上;有些烈士的胳臂上,标有战斗诸元和敌军火力图,我们就立即将这些用烈士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数据上报师部,据悉,这些情报发挥了很大作用。

  在清理二团二机连烈士陈林湘遗体时,发现其口袋中有一纸条上写着:“党支部,我上袋内有一元钱,替我交最后一次党费”。有一名烈士火化后,在清理炉膛时,发现一枚迫击炮炮弹飞轮。因牺牲时飞轮已在肚中,其胸部伤得很重根本无法整容。而在炉膛中子弹的爆炸声更是时有发生。

  38日送来12位烈士,其中硬骨头六连副指导员谢关友身负80处伤,火化后在骨灰中找到11块弹片。一团七连班长李桂友牺牲时,身负11处重伤,126块弹片。最多的一个烈士被定向地雷击中,身上有208颗钢珠。还有一位烈士牺牲后被河水浸泡数日,全身浮肿变黑高度腐烂,五官已经生蛆到处乱爬,但火化组的同志们没有一个回避和应付的,他们用竹签棉球蘸酒精硬是一点一点清理干净……

  还有一次深夜,我和其他两位同志值班,突然,一辆运送烈士的军车来到门前,护送的干部没有抬下放烈士的担架,只提下一个麻袋。这位干部很沉重地对我说,这是18名烈士,猫耳洞不幸被炸,是袁副主任带领人员抢出的,他要求你亲自处理。我急忙打开麻袋,看到的是仅有半麻袋鲜血浸泡的泥巴和几块泥巴裹着的肉,我惊呆了,好长时间回不过神。经清理火化,18人只有5块骨头。

  在我部牺牲的烈士中,有40多位是1984年才入伍的新战士。他们当兵才半年就参战,上阵地不到一个月就牺牲。这些十七八岁的孩子,在人生道路上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这就是战争,人类史上最残酷的一个宿影。

   “师直13人、一团178人、二团88人、三团54人、炮团3人”,这是我部烈士的数字统计,看着这一组带血的数字,我长时间喘不过气来。这就是战争。至今,我仍不敢回想烈士家属到火化场那一幕幕揪心的、让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场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五、调查:36位烈士失踪的遗体

南京军区 韩亚清  编辑整理|田戈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1985年427日上午11时至51日中午,这是我作战期间上阵地时间最长的一次——四天,任务是调查我部作战中无遗体烈士情况。t! {
  轮战即将结束,马上就要换防。此时,有人向总政反映我部有作战人员和烈士遗体失踪问题,总政保卫部要我部上报情况,于是,此差事落到我的头上。根据各单位排查情况,我师根本没有人员失踪现象,但确有36名烈士未送到新街火化场。
  带着这个问题,我从427日开始,先后对师直属队4名、一团22名、二团7名和三团3名烈士牺牲时的详细情况进行调查。采取找见证人逐个谈话的方式(因阵地情况所限,未例行签字手续),详细听取了见证人的陈述:

  一团七连战士袁振华看到本连战士李某某于1985117日早晨在116前无名三号阵地被炸飞掀到悬崖下;二机连班长谢康生看到本连战士岳某某和吴某某,于1985115日下午在145阵地南一洞口,拉响爆破筒与敌6人同归于尽,后找到他们的冲锋枪,后将岳某某的衣服和部分碎肉埋掉;袁新华还看到本连战士王某某于19841224日上午在116阵地被炸飞;七连班长熊良军19841224日上午在116阵地看到本连战士虞某牺牲,即将其遗体背回放置一石崖上,后遭敌炮火袭击,遗体被炸飞;六连班长刘生华、战士史龙旗看到本连战士张某某于1985115日在142阵地和王伟侠、张国胜一起与敌同归于尽。
  
36位烈士的身首一一得到印证后,我的神经几乎麻木了。

  听着弟兄们已哭不出声的陈述,看着战友们用眼泪书写的证明,我还能再说些什么呢?英烈们走了,无怨无悔地走了,连一句话、一把骨灰也没有给他们的亲人留下,他们将自己英勇卫国的军魂和身躯化作南疆的红土,永远捍卫着祖国的边疆。带着说不出的悲伤,我一口气写完了调查报告(注:为了不给烈士家属造成精神痛苦,这里隐去了上述无遗体烈士的名字)。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六、不能忘却的战士:资中两山轮战烈士入土为安

2013-03-08  来源: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   

  3月7日上午10点,资中县银山镇烈士陵园举行了杨代宽、罗盛国两位烈士的骨灰安葬仪式。1986年,他们在两山轮战中牺牲,年仅20岁,其后,他们的骨灰一直放在资中县殡仪馆。27年后,他们终于被埋进故土。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七、牺牲30多年的老山英烈期盼三尺墓地

摘自|shizhengde 的博客

  随着纪念册编辑工作中收集烈士资料的不断深入,我更多的联系上了自己参加老山战斗时牺牲战友的亲人,尽管我早就了解到并亲自见到有部分烈士的骨灰至今还没有安葬,也曾经在博客中用“烈士九旬老父亲,期盼儿子入土为安”、“再见荒野英魂无碑墓,更叹忠骨寄放被收费”、“天堂里,我在期盼三尺墓地”等反应过这种让人十分费解的事情,代烈士发出“期盼三尺墓地”的奢望,但当我了解到近30年没有实现入土为安的烈士比比皆是时,我依然还是震惊······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谁能理解我们近30年每年祭奠战友时的辛酸(图为2013年兰州老兵祭奠战友)

       “青海藏族烈士二等功臣索南羊中骨灰盒至今没有安葬······”西宁战友告诉我。

       “兰州郗文华烈士等十几位烈士也没有安葬······”兰州战友给我说时,几乎失声痛哭。

       “白银马云奇迹烈士的骨灰盒还寄放在火葬场······”白银战友说起此事时,满含不解的气愤。

        “定西李含俊烈士的骨灰盒也寄放在火葬场······”

        “江苏南通的王新华、严树均两位一等功臣也没有安葬·····”

        “西安郑武军、李兵等数位一等功臣也没有安葬······”

       “江苏涟水的王民安烈士不仅骨灰盒没有安葬,而且民政部门没有关于他是烈士的登记·······”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期盼荣立一等功的儿子入土为安的四川九旬老父亲    ······

       一个又一个骇人听闻且匪夷所思的信息如同重磅一次又一次毫不留情的锤砸着我和战友们早已残缺的心灵。

      为什么是这样呀?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这样的事情遍及全国???

      我的心真的很痛,痛的无法呻吟、无法诉说、无法解脱······

      我不知是怨恨自己太单纯,还是抱怨社会太现实,我似乎突然明白了许多战友“几十年来无法融入社会,被人当做异类”的原因。整夜整夜的失眠,整夜整夜的泪水,英烈们的形象如同电影般在我的脑海中闪现,他们依然是那么的青春荡漾,英姿勃发,当我呼喊着他们的姓名去拥抱时,转瞬间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天堂里,我的灵魂已经游荡了近30年·······”

       “我真的已经很疲惫了,祈求三尺墓地让我安眠······”

       多少次,我仿佛听到自己曾经独自一人陪伴了一夜的21位烈士在向我呼喊,一声声像钢针扎在我的心间······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战友啊,你不安眠,我心怎安?

西安,烈士陵园8名老山英烈骨灰30年未入土

文|田戈  图|安振江

  今年1月17日凌晨时分收到原者阴山主攻部队战地卫生员安振江的微信,说他在西安的烈士陵园里看到有8位原兰州军区参战部队8名烈士和牺牲了42年的麻栗坡籍烈士的骨灰还没有入土安葬,其中有在著名的“1.07战斗”中牺牲的一等功臣、战地摄影员李军和突击队员郑武军……不过,兰州军区那些已“入土为安”的烈士的景况又如何呢?于是,小编搜出了自己发表在《映象文山》杂志的两篇相关文章,提供给关心老山、关心烈士和关心参战老兵境况的人们,当然也供政府相关部门作为参考!其中一篇文章是老山一等功臣杨随成:《QQ真情祭英雄,全国网友捐资修缮在荒山坡上的英雄墓》(文略),另一篇是战地摄影员、一等功臣袁熙:《他在荒山坡上静静躺了近30年|老山战场影士——袁熙》。(文略)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麻栗坡籍烈士韦美坤1974年9月在西安某部队服役时因公牺牲,至今已46年尚未入土为安,烈士家属多次申请入土安葬毫无音讯  ↓↓↓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八、铭记4.28:历年4.28在麻栗坡烈士陵园里的老兵表情

田戈  收集整理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又到老山木棉花盛开时,还有多少烈士英魂牺牲30多年还在期盼三尺墓地? - 夏季草原 - 夏季草原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